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MelodyPlayer α 测试

2018-04-26 16:09

没想到这个坑这么快就填上了,以后我也能在博客里面插入音频啦~~

顺便推荐一首歌,这几天开发的时候一直单曲循环的:

パレットには君がいっぱい · ぽわぽわP

这篇博文还没写完,似乎就又出现了三个 bug ... 囧rz ... 这里就先不立什么新功能的 Flag 了,有机会把 bug 都修掉再考虑吧 ...

制作极限压缩的 Material Icons 图标字体

2018-04-24 23:31

UPDATE: 写了一个傻傻的 Python 脚本 来自动处理字体,只要将所需要的图标名称每行一个写入 icon-names.txt ,就能一键生成压缩好的字体文件。(2018/04/26)

以下是原文。


这几天挖了 新坑 MelodyPlayer ,其中有用到 Google 的 Material Icons 。虽然它的 woff2 格式只有 42KB ,但我只用了其中的 10 个图标,加载整个字体文件显得很不划算。虽然 Material Icons 提供了制作 Sprite 的方案,但只有 SVG 或 CSS Sprite ,我的用法是 <button> 里写图标的名字,不能兼容。

我不愿意改代码,于是想寻找一种提取字体中特定字符的方法。

经过一番搜索,找到了 fonttools 这个强大的工具,可以精确控制字体文件的每一个 Glyph ,最大限度压缩字体。

- MORE -

另一个,四月的尾巴

2018-04-24 01:27

躺在床上,但并无一点睡意,好想写点什么。

前天的天气很热,热到晚上睡觉都出汗。但昨天又很冷,风雨交加,出门要穿长袖。

这几天在搞我的 MelodyPlayer ,使用 WebComponent 的音乐播放器。很认真的写样式,逐句优化代码,感觉像是在对自己的前端姿势做一个总结。谁不需要一个播放器呢。

斑驳

- MORE -

拿回已经被抢注的 GitHub 用户名

2018-04-18 19:33

ID 跟别人重复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尤其是当你想出一个自认为“绝妙”的 ID ,然而却被别人捷足先登的时候。但 GitHub 的 Name Squatting Policy 允许 inactive 的用户名被收回,然后重新被注册。

几年注册 GitHub 的时候,发现 @rocka 这个用户名被注册了,虽然很失望,但是也只能放弃这个念想。再仔细看一下那个用户的主页,虽然注册时间很早(2011 年),但是没有一个 Commit 、 Repository ,甚至连一个 Following 都没有。

rocka's previous owner

- MORE -

今天天气很好,但我心情很糟

2018-03-30 18:05

今天是周五,没有体测训练,而且周末也要来了,本来可以是一个很慵懒放松的日子。至少在接到母亲的电话之前,我是这么想的。

在这停顿

- MORE -

本学期第三周的周三,我在想些什么

2018-03-21 23:31

时间总是在不在意的时候飞速的流逝,摸鱼两个星期之后,第三周也快过去一半了。

今天早上起得特别早,急匆匆吃过早饭,赶着上了本学期第一次课。这可能是本学期第一次吃早饭吧,过得真失败。

实验室的同学们纷纷找到了实习岗位,而我从 3 月 5 号第一次电话面试之后就再也没了下文。简历投了阿里前端,可能有些不自量力了。“如果这次不过我就去考研”,一开始是这么想的。虽然现在还处于 “面试中” 的流程,但多半是凉了吧。等结果出来,也许会写一篇 “月饼厂 2018 实习生面试经历” 之类的文章吧。

上星期又拾起了 ElectronNCM 这个项目,已经是 一年前 的大坑了呢。虽然有断断续续在维护,但当时的架构设计真的很差,好多地方牵一发而动全身。那时还不会用 Webpack ,写了好多代码,但打包之后运行不起来,于是到处查找文档和资料,硬是折腾了一个星期。这也是我第一次用上 CI ,还写了一个 发布页面 用来下载打包好的文件,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拾起来,又萌生了重构的想法,架构一定要合理,还要有代码提示。于是选择了 TypeScript + Inferno.js ,然后又开始折腾 Webpack 。过几天也许会写一篇关于 Electron 应用打包方式的吐槽吧,或者是 Webpack 使用的经验 踩坑 之谈?这样想着。

说到考研,其实心里是有那么一丝抗拒的。在大学里也没用好好学数学,还以为终于能逃离数学了,然而如果没有坚实的数学基础,恐怕只能做一个蹩脚的 API Caller 。我还年轻,还没谈过恋爱, 不要成为社畜啊…………

- MORE -

一次意外的 rm -rf

2018-02-10 14:42

本事件发生于 2018 年 1 月 9 日 晚 22:27:41

我最喜欢的 Interactive Shell 是 Fish 。Fish 有个特性是自动补全命令以及目录。当你在 Fish 中输入 ~ 这个字符,按下 Tab 键,就会列出一系列系统中已存在用户的 home 目录来供你选择。

Home 目录补全

- MORE -

突然的归家(下)

2017-12-10 23:58

火车大概走到一半的时候,父亲突然在微信上给我发消息:“到哪里了?”我有些诧异,因为母亲说过让我不要告诉父亲我回去的事情,想必是她自己说了吧。我便如是回答到了哪个站。接着父亲又说,“你姑姑会去接你”。我虽然有些奇怪,因为以前总是父亲来车站接我的,但也没问下去。 在出站口迎接我的,是表弟。“这么快就出来了。”他漫不经心地说着,同时带着我向前走。山东的天气还是有些冷的,但由于没有刮风,感觉甚至比杭州要暖和一些。尽管如此,我还是把手连同衣袖一起塞在外套口袋里面,并把外套的拉链拉到了最高的位置。

坐上姑父的车,一行几人便开始寒暄起来。无非是关于冷不冷啊,上课忙不忙啊,什么时候实习毕业之类的问题。我算是认真地回答了一下,但心里还是期待着回家。很快到了我家楼下,姑父、姑姑以及表弟一起上了楼。

开门的是我父亲,看起来精神状态还不错,只是声音很沙哑。父亲见到我,心中的喜悦都洋溢在脸上,赶紧叫我们进来坐下,并交代母亲准备饭菜。这时候已经大概是 20 时了,姑姑一家早已经吃过饭,便在客厅与父亲交谈,我则在厨房吃饭。晚饭是烧饼,加上西红柿炒鸡蛋以及菜花炒肉。十几分钟后,我吃完了饭,姑姑一家也差不多要离开了。

回到客厅,这才开始好好地看看父亲的样子。父亲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只是脚下放着一个痰盂,时不时就要往里面吐些什么。我稍微问了一下,只是简单地答道,“是咽炎。”“既然是这样,那就少说些话吧”,我说道。父亲又问到回程车票的问题,我其实还没买。既然没什么大事,不如星期日下午回去,星期一还能赶得上上课。这么商量着,就买好了回程的车票,顺便用掉了本年度第二次学生优惠购票机会。

因为实在是有些累,又聊了一会,我就去洗澡睡觉了。感觉没什么特别的,父亲好像只是得了点小毛病,没什么大不了的吧。至于为什么要叫我回来,母亲说,父亲一开始想让你元旦的时候回来,但你觉得不合适没有同意,父亲也尊重你的安排。但我看他实在是想你了,就把你叫回来,直到火车快到站时才跟父亲说的。感觉,也没什么大事,就当放假回家看看嘛。毕竟,在我上大学以后,除了寒假暑假,就没有回过家。

- MORE -

突然的归家(上)

2017-12-08 16:08

12 月初的时候,准确地说是 12 月 1 日那天晚上,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很久没有给父母打过电话了。但当时已经是晚上 11 点半了,微信视频通话过去,爸妈都回复说已经睡觉了,可以明天再聊。于是第二天通了电话,但也只有短短的 6 分钟而已。感觉父亲的状态不是很好,嗓子很沙哑。但当时也没在意,因为学期初接的老师的一个巨坑无比的项目刚刚结束第一阶段的开发,实在挺累的,想要好好休息一下。电话中爸妈的意思是想让我元旦回家一趟,但我说 “反正就要期末考试了” ,想着考完试直接回家过年。况且元旦顶多放三天假,坐火车的路上就得浪费一天,实在不划算。

过来几天,在 12 月 5 号下午上课的时候,父亲突然在微信上给我发消息,让我元旦的时候买张票回家。但此时期末考试的安排已经出来了,大概 1 月 25 号就可以结束,于是我再一次推掉了。

我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在 12 月 6 号晚上上课前,母亲少见的给我打了电话。她执意要我回去,并说 “你爸爸病了,挺想你的,回来一趟吧” 。听到这个,我感觉有些诧异,也就同意了回家一趟。同时母亲还说,买票的事就不要给父亲说了,告诉她到站的时间,会来接我。但以前回家都是父亲来接我的,难不成…细思恐极。

于是下课回到寝室后,就订了星期五下午回家的车票。第二天是星期四,一整天上课。星期五早上想着去找辅导员请假,无奈他不在。没办法,再不去车站就要赶不上火车了,只能出发了。

阳光下的图书馆

-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