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突然的归家(上)

2017-12-08 16:08

12 月初的时候,准确地说是 12 月 1 日那天晚上,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很久没有给父母打过电话了。但当时已经是晚上 11 点半了,微信视频通话过去,爸妈都回复说已经睡觉了,可以明天再聊。于是第二天通了电话,但也只有短短的 6 分钟而已。感觉父亲的状态不是很好,嗓子很沙哑。但当时也没在意,因为学期初接的老师的一个巨坑无比的项目刚刚结束第一阶段的开发,实在挺累的,想要好好休息一下。电话中爸妈的意思是想让我元旦回家一趟,但我说 “反正就要期末考试了” ,想着考完试直接回家过年。况且元旦顶多放三天假,坐火车的路上就得浪费一天,实在不划算。

过来几天,在 12 月 5 号下午上课的时候,父亲突然在微信上给我发消息,让我元旦的时候买张票回家。但此时期末考试的安排已经出来了,大概 1 月 25 号就可以结束,于是我再一次推掉了。

我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在 12 月 6 号晚上上课前,母亲少见的给我打了电话。她执意要我回去,并说 “你爸爸病了,挺想你的,回来一趟吧” 。听到这个,我感觉有些诧异,也就同意了回家一趟。同时母亲还说,买票的事就不要给父亲说了,告诉她到站的时间,会来接我。但以前回家都是父亲来接我的,难不成…细思恐极。

于是下课回到寝室后,就订了星期五下午回家的车票。第二天是星期四,一整天上课。星期五早上想着去找辅导员请假,无奈他不在。没办法,再不去车站就要赶不上火车了,只能出发了。

阳光下的图书馆

杭州的冬天,虽然有些阳光,但冷的有些刺骨。骑车回寝室拿一下手机的充电器,有个室友还在悠闲地看直播打游戏。校门口的公路在养护,于是不得不绕了些路。到达地铁站时,是下午的 14 时 32 分。

14 时 32 分

地铁中人虽然不太多,但还是没有位置。下了地铁,已经是 15 时整了,这才意识到火车的开行时间是 15 时 23 分。自然有些慌张,但也没办法,走快点就是了。 本来以为,现在不是什么节日,火车站会比较冷清,然而候车厅的入口还是排了挺长的队。等我到了检票口,检票的队伍已经基本没有了。有些庆幸,这次居然那么准时(笑)。要知道我之前最少都会给自己留半个小时的缓冲时间的。

紫色的广告灯箱

通往站台的楼梯的上方悬挂着紫色的广告灯箱,看起来很诡异。不过还好,没误了火车就好。

星期三买票时,这班列车的余票还有三百多张,于是我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火车开动了,午后的阳光从窗外洒在桌板上,让人感到一种冬日独有的慵懒。

阳光与桌板

懒洋洋地坐在火车上,耳畔回响着的是公主殿下的歌,我居然开始享受起了这个时刻。从这个学期开始,就一直在忙那个老师给的天坑外包项目,感觉每天只是看着需求变来变去,搬砖搬砖搬砖,没有学到一点东西。算了,还是不想那些了,到家之后要面对的还不知道是什么,我还是趁机好好休息一下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