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挖坑与填坑

在四月末,我插了三个旗子,在五月要完成这个完成那个。结果现在,六月已经过去两天了,还没有拔光......其实我是有好好填坑云音乐的,然后还建了 一个仓库 用来 分享 备份我的各种配置文件,只是没有写出来而已。至于评论系统么......鉴于这个辣鸡博客基本没人评论,就先扔在那吧,这也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啊 (误

在填坑的时候,有时会想,写这些代码的意义在哪里呢?放着作业不去写,来搞这些没什么用处的东西。而且写出来的也不是什么设计模式精良易维护易拓展的代码,如果真的有人看源码的话多半会笑掉大牙的吧。搬了这么多没用的砖,直接后果就是专业课没学好,期末考试就要等着挂了吧。然而就算是期末考试已经快要逼到了头上,还是不紧不慢,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小小年纪就搬砖,那以后毕业了除了搬砖还能干啥?借用一句在 V 站上看见的话,“待遇的天花板瞬间就能碰到”。细思极恐。

所以到底为什么要挖这些坑呢?从我自己来看,大多都是出于一时冲动吧。突然有个想法从脑中闪过,就很激动,迫不及待要造个轮子,或者说马上就挖了一个坑。我这个糟透了的博客程序,云音乐,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仓库,大概都是出于此。之前我还很喜欢自己造轮子,用 Node.js 不喜欢装 npm 包,现在想想简直就是给自己找难受吧。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重新“发明”一些轮子有助于学习,但把这些“多边形”的轮子用在生产环境就是自己的不对了。

为了填这些坑,最近,也可以说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我都睡得非常晚,大概每天两点到三点左右的样子。不过一般来说八点就要上课了,自然只能是七点四十从床上爬起来,随便吃点东西/不吃东西就去教室坐着。而这些早课,大概只是一些上机课或英语课,我一般都没什么听的兴趣。有时还能坚持清醒着,大部分时间还是睡着了吧。作为一个大学生,这么做似乎有些舍本逐末的样子。还是痛快的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当代大学生”好一点。啊,你看,现在都过了十二点,我又熬夜了。一边想着“这样做可不行呢”,一边又默默去填坑了。

我到底在写些什么?算了,还是填坑去吧。

在 Kotlin 中使用 Andorid 的 DataBinding

写教程之前,先闲扯点别的。昨天的 Google I/O 大会上,Google 钦点了 Kotlin 作为开发 Android 的官方语言,据说此言一出,台下开发者立即掌声雷动, 我没看直播所以只是听说 大概是天下苦 Oracle 久矣,Java 太辣鸡还天天想着抢钱。最近要组队搞某创新创业大赛,Android 端由我来负责,我终于也要开始写原生 Android 应用了呢,想想就有些激动。早就听说 JetBrains 的 Kotlin ,因为之前不用 Java 所以也没太在意,只是听说语法甜甜的。之前一直被灌输一些 Java 辣鸡的言论,而且身边有些 Java 使用者也这么认同了,当然不否认 Java 9 加入了很多新东西就是了。但如果让被 JS 惯坏了的我去写 Java ,我肯定是拒绝的,于是就开始学 Kotlin 了呗~

上学期,我接触了第一个前端框架 Vue.js 。当时觉得这个东西设计很精巧,上手也快,看了半天教程跟着打了几个 Demo 就上手写了,于是乎就习惯了双向数据绑定的写法,并且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然而寒假之后接触了 React Native ,对没有双向绑定非常不爽。虽然双向绑定只是块糖,但有总比没有好嘛。听闻 Google 也搞了个 Android 上实现数据绑定的库 DataBinding ,而且兼容性也不错 我好像不是很在意兼容性2333 ,然后就想着要尝试一下。首先对于这个 DataBing 库,是有详细文档的,只不过如果要想在 Kotlin 上用它,有一些不一样。

下文中,~ 代表项目根目录。应用包名为 me.rocka.kotlindemo

- MORE -

四月的尾巴

五一假期放三天,过了两天浑浑噩噩的生活,假期就快要结束了。。。自从三月底服务外包校赛结束,把 React Native 扔到一边,就没怎么认认真真的写过代码 说的好像之前有认真写一样。转眼间四月要结束了,生日也过了,该想想之前都做了什么,以后又该做什么了。

四月刚开始的时候开了个大坑,然后一直有努力的在填 其实是为了GitHub连击数吧,我也不知道具体有什么用,现在大概做到能听歌看歌词的样子了。不过既然是大坑,就要一直填下去,就是不知道所谓服务外包国赛开始之后还能不能有这么多的空闲时间。

Electron Netease Cloud Music

- MORE -

Chrome 终于修复了高 DPI 下 IME 漂移的 bug

今天,北京时间 2017 年 4 月 20 日,Chrome for Linux 浏览器更新了 58.0.3029.81 版本。此次更新修复了一个陈年旧 bug :在 HiDPI 下输入法定位漂移的问题。相信高 DPI Linux 用户都会有亲身体会,而且基于 Chromium 的 Electron 应用也会有这个问题。现在这个 bug 终于被修复了,喜大普奔!接下来就坐等 Electron 同步最新的 Chromium 源码,皆大欢喜了!!!

喜大普奔

- MORE -

在 KDE 中使用 KWallet 自动解锁 SSH 密钥

一开始用 Ubuntu 的时候,创建过一个 SSH 密钥,然后 Unity 很贴心的帮忙勾选上了“每次登录时自动解锁此密钥”,惯得我差点把密码给忘了。前一段时间把所有 Git 仓库的远程 URL 都换成了 SSH,感觉好像快一点,但每次都输入密码很是烦人。虽然 WebStorm 可以在同步更改时选择保存密码,不过关掉以后还得输入。那就随便折腾一下这个 KWallet 吧。

大部分的内容都参考自 Arch Wiki :

  1. KDE Wallet
  2. SSH Keys
  3. systemd/user

- MORE -

生快,阿毛

本来计(Y)划(Y)好要在这个寒假约你出来的,但现在还是没有什么作为。倒不如说是之前也有这样计划过吧,但统统没有什么实际的行动。也许这段,情感?似乎是说不通的,只能以单方面的妄想而告终么。反正也没什么好留恋的,对于你来说。

今天用一天的时间补了一部番,怠惰的假期生活果然是好啊。我果然喜欢贫乳傲娇的妹纸。

算了,没什么好说的,反正在这说了也没人会看见 = =

还是希望能有点进展啊,毕竟一年没见了

划掉,晚安咯。

悼念 2016

上一次写总结文,貌似还是大一上学期高数老师要求我们写学习总结的时候,可以抵一些平时分。不学无术的我当然不能放过这次机会,于是把自己如何被艺术团和学生会压榨统统抱怨了一番,还写了后来又是如何决定在实验室安家,反正无关痛痒的东西写了一千多字,最后学习总结和给老师的建议不到上面的一半,而且还是在 deadline 那天晚上熬夜写完的。不过老师还是认真看了下来,并邮件回复说“年轻不怕失败”。嗯,最重要的是期末考试还能低分飘过,想想也是够惊险了。下学期为了转专业也没有再选老师的课,并在大二开始时成功叛逃到了软工。不过现在想来,软工还真是辣鸡。这个后面再讲吧。

- MORE -

我的第一台 Arch Linux 设备居然是树莓派

上学期实验室买了几个树莓派,到手之后装上 Ubuntu Mate 15.10 试玩了一番,给人的感觉并不是特别的酷。。。后来因为期末考试等各种原因,就只能一直待在橱子里面吃灰。但在这学期的开始,我们决定以物联网为主要发展方向,感觉树莓派无论是用作传感器数据采集还是数据汇总的小型服务器都是不错的选择,当然要利用起来了。

至于为何选择 Arch Linux ,只能说,额,没用过,比较新鲜吧。寨板一直在用 Ubuntu ,VPS 上跑的也是,用久了总归是有些腻味了。那些大法,邪教什么的,我可都没听说过

- MORE -

GRUB 折腾记

数据结构课上闲着无聊,打开 GnomeLook 逛了一下,才发现居然有 GRUB Themes 这一项。想起基佬紫的 Ubuntu GRUB ,马上心生邪念,折腾一番。

-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