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September Blue

第一次知道这首歌,应该是在锤科 T2 发布会 1 2 的时候。其实也不太记得到底有没有看过了,但这首歌却一直留在了我的歌单里,与一大票 V 家歌曲混在一起。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走在教学区与生活区的路口,耳机里面在放着这首歌。不过那是应该也不会是九月。

雨夜?

- MORE -

MelodyPlayer α 测试

没想到这个坑这么快就填上了,以后我也能在博客里面插入音频啦~~

顺便推荐一首歌,这几天开发的时候一直单曲循环的:

パレットには君がいっぱい · ぽわぽわP

这篇博文还没写完,似乎就又出现了三个 bug ... 囧rz ... 这里就先不立什么新功能的 Flag 了,有机会把 bug 都修掉再考虑吧 ...

另一个,四月的尾巴

躺在床上,但并无一点睡意,好想写点什么。

前天的天气很热,热到晚上睡觉都出汗。但昨天又很冷,风雨交加,出门要穿长袖。

这几天在搞我的 MelodyPlayer ,使用 WebComponent 的音乐播放器。很认真的写样式,逐句优化代码,感觉像是在对自己的前端姿势做一个总结。谁不需要一个播放器呢。

斑驳

- MORE -

今天天气很好,但我心情很糟

今天是周五,没有体测训练,而且周末也要来了,本来可以是一个很慵懒放松的日子。至少在接到母亲的电话之前,我是这么想的。

在这停顿

- MORE -

本学期第三周的周三,我在想些什么

时间总是在不在意的时候飞速的流逝,摸鱼两个星期之后,第三周也快过去一半了。

今天早上起得特别早,急匆匆吃过早饭,赶着上了本学期第一次课。这可能是本学期第一次吃早饭吧,过得真失败。

实验室的同学们纷纷找到了实习岗位,而我从 3 月 5 号第一次电话面试之后就再也没了下文。简历投了阿里前端,可能有些不自量力了。“如果这次不过我就去考研”,一开始是这么想的。虽然现在还处于 “面试中” 的流程,但多半是凉了吧。等结果出来,也许会写一篇 “月饼厂 2018 实习生面试经历” 之类的文章吧。

上星期又拾起了 ElectronNCM 这个项目,已经是 一年前 的大坑了呢。虽然有断断续续在维护,但当时的架构设计真的很差,好多地方牵一发而动全身。那时还不会用 Webpack ,写了好多代码,但打包之后运行不起来,于是到处查找文档和资料,硬是折腾了一个星期。这也是我第一次用上 CI ,还写了一个 发布页面 用来下载打包好的文件,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拾起来,又萌生了重构的想法,架构一定要合理,还要有代码提示。于是选择了 TypeScript + Inferno.js ,然后又开始折腾 Webpack 。过几天也许会写一篇关于 Electron 应用打包方式的吐槽吧,或者是 Webpack 使用的经验 踩坑 之谈?这样想着。

说到考研,其实心里是有那么一丝抗拒的。在大学里也没用好好学数学,还以为终于能逃离数学了,然而如果没有坚实的数学基础,恐怕只能做一个蹩脚的 API Caller 。我还年轻,还没谈过恋爱, 不要成为社畜啊…………

- MORE -

突然的归家(下)

火车大概走到一半的时候,父亲突然在微信上给我发消息:“到哪里了?”我有些诧异,因为母亲说过让我不要告诉父亲我回去的事情,想必是她自己说了吧。我便如是回答到了哪个站。接着父亲又说,“你姑姑会去接你”。我虽然有些奇怪,因为以前总是父亲来车站接我的,但也没问下去。 在出站口迎接我的,是表弟。“这么快就出来了。”他漫不经心地说着,同时带着我向前走。山东的天气还是有些冷的,但由于没有刮风,感觉甚至比杭州要暖和一些。尽管如此,我还是把手连同衣袖一起塞在外套口袋里面,并把外套的拉链拉到了最高的位置。

坐上姑父的车,一行几人便开始寒暄起来。无非是关于冷不冷啊,上课忙不忙啊,什么时候实习毕业之类的问题。我算是认真地回答了一下,但心里还是期待着回家。很快到了我家楼下,姑父、姑姑以及表弟一起上了楼。

开门的是我父亲,看起来精神状态还不错,只是声音很沙哑。父亲见到我,心中的喜悦都洋溢在脸上,赶紧叫我们进来坐下,并交代母亲准备饭菜。这时候已经大概是 20 时了,姑姑一家早已经吃过饭,便在客厅与父亲交谈,我则在厨房吃饭。晚饭是烧饼,加上西红柿炒鸡蛋以及菜花炒肉。十几分钟后,我吃完了饭,姑姑一家也差不多要离开了。

回到客厅,这才开始好好地看看父亲的样子。父亲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只是脚下放着一个痰盂,时不时就要往里面吐些什么。我稍微问了一下,只是简单地答道,“是咽炎。”“既然是这样,那就少说些话吧”,我说道。父亲又问到回程车票的问题,我其实还没买。既然没什么大事,不如星期日下午回去,星期一还能赶得上上课。这么商量着,就买好了回程的车票,顺便用掉了本年度第二次学生优惠购票机会。

因为实在是有些累,又聊了一会,我就去洗澡睡觉了。感觉没什么特别的,父亲好像只是得了点小毛病,没什么大不了的吧。至于为什么要叫我回来,母亲说,父亲一开始想让你元旦的时候回来,但你觉得不合适没有同意,父亲也尊重你的安排。但我看他实在是想你了,就把你叫回来,直到火车快到站时才跟父亲说的。感觉,也没什么大事,就当放假回家看看嘛。毕竟,在我上大学以后,除了寒假暑假,就没有回过家。

- MORE -

突然的归家(上)

12 月初的时候,准确地说是 12 月 1 日那天晚上,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很久没有给父母打过电话了。但当时已经是晚上 11 点半了,微信视频通话过去,爸妈都回复说已经睡觉了,可以明天再聊。于是第二天通了电话,但也只有短短的 6 分钟而已。感觉父亲的状态不是很好,嗓子很沙哑。但当时也没在意,因为学期初接的老师的一个巨坑无比的项目刚刚结束第一阶段的开发,实在挺累的,想要好好休息一下。电话中爸妈的意思是想让我元旦回家一趟,但我说 “反正就要期末考试了” ,想着考完试直接回家过年。况且元旦顶多放三天假,坐火车的路上就得浪费一天,实在不划算。

过来几天,在 12 月 5 号下午上课的时候,父亲突然在微信上给我发消息,让我元旦的时候买张票回家。但此时期末考试的安排已经出来了,大概 1 月 25 号就可以结束,于是我再一次推掉了。

我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在 12 月 6 号晚上上课前,母亲少见的给我打了电话。她执意要我回去,并说 “你爸爸病了,挺想你的,回来一趟吧” 。听到这个,我感觉有些诧异,也就同意了回家一趟。同时母亲还说,买票的事就不要给父亲说了,告诉她到站的时间,会来接我。但以前回家都是父亲来接我的,难不成…细思恐极。

于是下课回到寝室后,就订了星期五下午回家的车票。第二天是星期四,一整天上课。星期五早上想着去找辅导员请假,无奈他不在。没办法,再不去车站就要赶不上火车了,只能出发了。

阳光下的图书馆

- MORE -

挖坑与填坑

在四月末,我插了三个旗子,在五月要完成这个完成那个。结果现在,六月已经过去两天了,还没有拔光......其实我是有好好填坑云音乐的,然后还建了 一个仓库 用来 分享 备份我的各种配置文件,只是没有写出来而已。至于评论系统么......鉴于这个辣鸡博客基本没人评论,就先扔在那吧,这也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啊 (误

在填坑的时候,有时会想,写这些代码的意义在哪里呢?放着作业不去写,来搞这些没什么用处的东西。而且写出来的也不是什么设计模式精良易维护易拓展的代码,如果真的有人看源码的话多半会笑掉大牙的吧。搬了这么多没用的砖,直接后果就是专业课没学好,期末考试就要等着挂了吧。然而就算是期末考试已经快要逼到了头上,还是不紧不慢,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小小年纪就搬砖,那以后毕业了除了搬砖还能干啥?借用一句在 V 站上看见的话,“待遇的天花板瞬间就能碰到”。细思极恐。

所以到底为什么要挖这些坑呢?从我自己来看,大多都是出于一时冲动吧。突然有个想法从脑中闪过,就很激动,迫不及待要造个轮子,或者说马上就挖了一个坑。我这个糟透了的博客程序,云音乐,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仓库,大概都是出于此。之前我还很喜欢自己造轮子,用 Node.js 不喜欢装 npm 包,现在想想简直就是给自己找难受吧。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重新“发明”一些轮子有助于学习,但把这些“多边形”的轮子用在生产环境就是自己的不对了。

为了填这些坑,最近,也可以说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我都睡得非常晚,大概每天两点到三点左右的样子。不过一般来说八点就要上课了,自然只能是七点四十从床上爬起来,随便吃点东西/不吃东西就去教室坐着。而这些早课,大概只是一些上机课或英语课,我一般都没什么听的兴趣。有时还能坚持清醒着,大部分时间还是睡着了吧。作为一个大学生,这么做似乎有些舍本逐末的样子。还是痛快的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当代大学生”好一点。啊,你看,现在都过了十二点,我又熬夜了。一边想着“这样做可不行呢”,一边又默默去填坑了。

我到底在写些什么?算了,还是填坑去吧。

四月的尾巴

五一假期放三天,过了两天浑浑噩噩的生活,假期就快要结束了。。。自从三月底服务外包校赛结束,把 React Native 扔到一边,就没怎么认认真真的写过代码 说的好像之前有认真写一样。转眼间四月要结束了,生日也过了,该想想之前都做了什么,以后又该做什么了。

四月刚开始的时候开了个大坑,然后一直有努力的在填 其实是为了GitHub连击数吧,我也不知道具体有什么用,现在大概做到能听歌看歌词的样子了。不过既然是大坑,就要一直填下去,就是不知道所谓服务外包国赛开始之后还能不能有这么多的空闲时间。

Electron Netease Cloud Music

- MORE -